遇秋而落的雨

周童

天陰暗著,整日都可用一個灰字來概括。灰色的天空,失了神地在頭頂上高懸,沒有一絲嘆息,就這樣沉默不語、就這樣輕描淡寫。其實,這樣的沉悶反到不如閃電、雷鳴來得痛快,就那樣不可一世地揮著金色的長臂,把烏云舉起擲向遙不可測的天際,隨之而來的是低沉的轟鳴,隆隆的雷音嘶鳴著在腳下炸開,搖撼著大地與蒼穹隨著地面一起顫栗。這時人們才發現,原來自己并不是萬物之主啊!在自然力量面前,竟也生成了幾分敬畏之心。窒息,就是窒息的感覺,我渴望這時候會有一聲驚天的聲響,把這灰色撕成粉末,在天邊無人的一隅,加上一點亮藍的痕跡。

人,隨著灰蒙蒙天空一起萎靡著,像打了蔫的花朵。在這個秋季來臨時,不是正在綻放落葉前最后一掬美麗?全是這走錯季節的雨,打亂了本應舞蹈的花期。

第一天的雨還未帶來一點點涼意,人們視而不見,穿行在細雨紛紛的絲簾里,偶有一點晶瑩,打在溫暖的臉頰上,也會突生一腔雨打芭蕉的詩意。南方的秋季是綠的海、是潤的洋、是風吹過竹林時輕碰葉的弦音、是山間小徑上淡淡飄蕩著的米酒的彌香,這樣的秋日怎能不讓人陶醉?用不著舉杯對影成三人,用不著葡萄美酒夜光杯,深深吸上一口沁人心脾的空氣,就能醉臥桂花樹下遇吳剛。

第二天仍就飄著雨。

第三天、第四天,雨在飛,空氣里四處溢著濃重的濕意。這濕意伴著秋天的腳步,攪動著我那有些脆弱的心緒。

第五天,天空有一點放晴。是誰拉開了我心上的帷幔?一絲光悄悄潛了進來,在心的角落里編織著郁金香的馥郁。郁金香的王國不是在異國的它地?何時遷到我的心里寄居?有花的日子,我也變得嫵媚,眸的秋波里蕩漾著揮之不掉的柔情蜜意。

第六天,繼續著小雨淋漓。秋天經不起雨的沖刷,身上捂起了厚厚的毛衣。這令人急不得躁不得的秋雨啊,為什么這么快就帶人進入冬季?是秋向往冬的白雪?還是秋早就厭煩了向日葵一成不變獻媚的笑臉?我猜不透這個秋深藏不露的秘密,就像男人永遠猜不透女人心思一樣。

第十天,雨停了。天昏暗如初,我的忍耐已經越了極限,嘴里嘮叨著這些天帶來的抑郁和不悅。其實,我不是不喜歡這霏霏的細雨,只是不愿意讓秋去得那樣匆忙,把這個本應溫暖的世界扔到一個無邊寒冷、孤獨的冬季。

有誰可以帶我去看紅林盡染?有誰可以帶我去看九寨的黃葉?有誰可以帶我去賞郊野落葉的霓裳?有誰可以握住我的手放在他火熱的胸膛?

秋天在還沒真正開始時就要遠去?似乎太陽也不甘心埋沒了這些天的輝煌,今天,真的是今天,眼前躍動著似曾相識的片片金黃,抬起頭瞅了一眼粗壯的大樹,大樹還頂著一蓬黃、綠相間的亂發在風中昂揚。這一片片的不是遇秋而落的葉啊,而是太陽鳥嘰嚓、嘻鬧時掉下的羽毛。“秋天就應該是這個樣子。”走在身邊的朋友隨口說道。

再一次仰視天空,藍,那樣純粹、透明,像一彎碧水倒垂于蒼穹。籠罩多日的灰色在不覺中早就溜得無影無蹤,秋摟著陽光的腰肢,在城市上空游走。揮一下衣袖,房屋嵌上閃亮的邊框;甩一下秀發,樹涂上一層蘊染不開的厚重金黃。秋在光影里旋轉,在旋轉中牽起我的雙手,舞蹈在氳氤彌漫秋的光里。

秋日散著醉人的芬芳,小啜一口吧,讓濃情為心靈療傷。

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德州新聞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德州新聞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 德州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②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德州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③鑒于本網發布稿件來源廣泛、數量較多,如因作者聯系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系,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,請主動與本網聯系,提供相關證明材料,我網將及時處理。

ag现金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