借錢

秦玉合

這次發了工資,如何向妻子交待,他真動了腦子。頭半月里,妻子就說,等他發了工資,要他再向他的同事借點兒,湊夠了給他岳母看病的錢和發喪的錢。

這錢,他是同兩個大舅哥均攤的。他對這事有意見,從心底里不愿意拿這錢。岳母有一個閨女兩個兒子,按著農村的風俗,只要有兒子,這錢是不應該讓當女婿的平攤的;再說,岳母的兩個兒子,又不是拿不起,而且都挺有錢。這錢輪不上他拿,他想。

但是妻子卻滿口應了下來。妻子說,盡孝,她當女兒的,和當兒子的一樣,爹娘把她拉扯大了,養育之恩她就得報答。

為了不抬杠,他沒和妻子犟嘴,但他極不情愿拿這錢。沒發工資前,他就想好了該怎樣對妻子說:“我沒借著錢,幾個不錯的同事近來家里都有事,買樓的買樓,買車的買車,都沒有富余的錢。”

他只帶著自己的工資回了家。如果妻子一定要拿這均攤的錢的話,他就這些,一個月的工資。

當他一踏進屋門的時候,眼前的一幕卻打亂了他的計劃。他一眼望見妻子正在給他老爹換紙尿褲——癱瘓的老爹不知什么時候輪到他屋里來了。只見妻子從父親身下扯出紙尿褲,紙尿褲上連屎帶尿,妻子將它放到垃圾簍里,接著用衛生紙仔細地給父親擦拭下身,又用濕巾給父親擦了一遍,然后為父親提上了褲頭。

父親身子不能動,嘴不能說話,但父親瞪著滿含淚水的兩眼,嘴唇一個勁兒地翕動著,直打顫。

兒媳似乎明白老公公的意思,笑著對父親說:“爸,這有啥不好意思的,兒媳伺候你,是應該的啊。”

父親老淚縱橫,嘴不停地哆嗦。

他被眼前的一幕感動了,一股敬意和愧疚之情涌上心頭,他想對妻子真誠地道一聲:賢妻,你辛苦了!但張了好幾張嘴沒說出口。他幾步奔出屋外,掏出手機,撥通了同事的電話:“喂,你發的工資呢?借我3000。”

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德州新聞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德州新聞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 德州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②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德州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③鑒于本網發布稿件來源廣泛、數量較多,如因作者聯系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系,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,請主動與本網聯系,提供相關證明材料,我網將及時處理。

ag现金投注